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之窗 > 教研成果
浅谈语文教学制定教学目标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发布日期:2020年5月22日 来源:天宜学校 彭永军 阅读302次


      在诸多学科的教学中,语文教学最容易引起争议。一节数学课,A老师或B老师去上,效果可能会略有差异甚至有较大差异,但至少在教学目标的制定上可回旋的余地不大。但同样的一篇课文,不同的语文老师去上,其制定的教学目标则有可能判若云泥。最近听一位年青教师的公开课《孔乙已》,他制定的教学目标里有一个是“分析批判封建科举制度的腐朽”。该教师不遗余力地引导学生用差不多10分钟的时间批判腐朽封建科举制度对知识分子的毒害,学生纷纷举手发言,义愤填膺,课堂煞是热闹。但热闹之余,笔者不免有几分困惑:如果说这堂课想要达到的目标是激起学生对封建科举制度的痛恨,那么政治、历史老师无疑会比我们干得更全面更专业也更漂亮,还要我们语文老师干什么呢?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这个目标达成得非常圆满,它的意义又在哪里呢?学生的语文素养会因为这个目标完成得完美无缺而有一丝一毫的提高吗?这样一篇让余华都感叹在鲁迅面前我还是个小学生的经典之作(要知道,余华曾经说过中学课本里的文章至少有一半没他写得好这样狂傲之极的话),在这堂课上被该老师简单地解读为对封建科举制度的抨击与讨伐,笔者只能对此表示最最真切的失望了!
由此可见,在语文教学中,教学目标的制定至关重要。如果目标制定得不科学,学生就会误入歧途,目标达成得越好只会让学生在错误的道路上会走得越远。那么,我们在制定教学目标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笔者在这里想结合自己的经验谈一些浅见,以期抛砖引玉。
        一、平衡好工具性与人文性之间的关系。
毋庸置疑,现在的语文教学,和二三十年前相比,其人文性(不妨说是政治性)已大大削弱。语文教学终于脱下了被强加于身的政治外衣,不再作为教化、奴化民众的一个工具而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应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但是语文教学的尴尬与悲哀在于,它刚刚摆脱了政治上对强权的附庸,又被应试教育的魔爪牢牢抓住。在一切向分数看齐的今天,“人文性”由于不能立竿见影地回报学生以分数而被大多数教师弃之如敝履。“工具性与人文性并重”成了躺在新课标里备受冷落无人问津的一个口号、一句空话。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语文教师,恐怕只有到了上公开课的时候才想起来要体现“人文性”(尤以九年级为甚)。这绝非危言耸听。现在的语文教学,教师对培养学生的识字写字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以及口语交际能力无不殚精竭虑、穷心尽力,但对于学生通过对文本的学习是否树立了正确的价值观、积极的人生观,是否会去关注自然、关注社会、关照自我、关爱他人、热爱生活、珍爱生命,就泰然随之乃至漠然置之了。笔者曾旁听过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教师的课《爱莲说》,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该教师好像拿着刀子把文中的字、词一个个割下来,让学生去了解其意思及用法。经过这样的肢解,一篇千古名篇固已面目全非,文章的美也荡然无存了。这样的一堂课,学生虽然也学到了一些知识,也的确有助于学生在考试时左右逢源、游刃有余,但是,学生是否能从这篇文质兼美的文章中汲取到精神上的滋养、是否会把做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当作自己人生的追求,那就不得而知了。而这些,恐怕远比学生了解几个文言字词怎么解释、几句文言句子怎么翻译重要得多!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重工具性轻人文性的现象,说到底,是教师的功利心在作祟。在现行的教育制度下,衡量一个老师的教学能力,学生的成绩是首屈一指甚至是唯一的参考指标。大环境如此,在分数决定一切的中考大棒指挥之下,教师岂有不俯首帖耳、引颈就范之理?所以,为了让学生考出一个理想的分数,教师重工具性轻人文性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但强调工具性就真的与考出好的分数相冲突吗?恐怕不见得。回到《爱莲说》这篇课文,笔者认为,引导学生去理解学习作者不慕名利、洁身自好的生活态度,感受其高雅脱俗的思想情怀,不仅是正常的课堂教学的需要,也有助于学生领略文章的立意美,提高自己的文学品味与素养,进而提高写作水平。笔者在讲授《乡愁》这首诗时,就把“体会诗中蕴含的浓烈的思乡情怀”作为一个教学目标。自始至终,笔者都没有作过多的引导,只是在那节课快要结束时让学生闭着眼用心聆听一段配乐(马思聪的小提琴曲《思乡曲》)朗诵,当小提琴忧伤地拉完最后的一个音符时,教室里一片寂静,我分明看到有的同学眼角有一行晶莹的泪光在闪动。试问,当学生再碰到类似题裁的作文时,他把在这堂课上获得的情感体验移植到他的作文中,难道不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吗?
        二、避免面面俱到。
        有些教师在制定教学目标时总是在不经意中扮演着韩麦尔先生的角色——恨不得一堂课把所有的知识都灌输给学生。有的课文,可供选择的有价值的教学目标有多个,既可以把掌握字词当作目标,也可以把疏通文意当作目标;既可以把有感情地朗读文章当作目标,也可以把欣赏语言当作目标;既可把学习探讨写作手法当作目标,也可以把分析总结人物形象当作目标。这正是语文教学的魅力所在。但如果面面俱到,目标设定得太多、太大,结果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一个目标也达成不了,或不能完全达成。某教师在教授《口技》(第二课时)时,设定了三个学习目标:1、学习文中准确地运用表示时间的词语来叙述的方法。2、学习文中正面描写和侧面描相结合的方法。3、引导学生从口技表演中感受和领悟中国民间艺术的精深奇妙。由于该教师设定的三个目标过多过大,结果导致在完成该目标时有的小组在规定时间内讨论无结果,或结果不完整。教师为完成教学任务,不得已越俎代疱,强行把答案塞给学生。最后一个目标也是草草收场,当下课铃声响起时,该教师精心下载的一个和本文配套的口技音频才放到“微闻有鼠作作索索”。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胡子眉毛一起抓结果什么也没抓到的情况出现,老师应对教学目标有所取舍。这节课完成不了的目标,可以放在下个课时去完成。下个课时没有时间去完成的,完全可以放在别的课文里去完成。贾平凹的《风雨》通篇不著一风一雨,但风雨却无处不在,是一篇运用侧面描写方法描写景物的典范。学习侧面描写方法的这个目标,我们如果没有时间在《口技》里达成,完全可以在放在《风雨》里去完成 ,而且由于在阅读上学生不会有什么障碍,恐怕达成效果会更好一些!
       三、切忌把学生抛在一边或全站在学生这一边。
       在课堂教学中,容易出现两个极端。
        一个极端是完全抛开学生,不顾学生实际学情,纯粹以个人的喜好来设定教学目标。某教师在教授《天上的街市》一课时突发奇想,设定了这样一个教学目标:学会用联想和想象写一首小诗。该教师平时对诗歌多有偏爱,业余时间也创作、发表了一些诗歌,所以也希望自己的学生喜欢诗,想发现、培养一些有写诗天赋的人才。结果在规定的时间内能写成一首完整的诗的学生寥寥无几,就算是完成的这几首诗,不是诗意全无味同嚼蜡,就是语言俚俗形同打油,读来令人啼笑皆非。
       另一个极端是过分迁就学生,生怕学生在课堂上遇到一点点障碍。比如在上《紫藤萝瀑布》这堂课时,某教师共设定了三个教学目标:1、掌握字词的正确读音、写法及意义。2、 有感情地诵读文章,整体把握文章内容。3、品析文章优美语言,了解托物言志的写作方法。实事求是地说,这些目标都制定得不错,也抓住了一些重点,但是没有引导学生去“体会作者对生命的感悟”,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不小的缺憾!诚然,学生年纪尚小,生活阅历尚浅,对文革中的种种非人道知之甚少,让他们感悟“花和人都会遇到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里面蕴含的人生哲理,的确有些勉为其难。但正面引导存在困难,就可以成为教师逃避、退缩的借口吗?我们难道不可以另辟蹊径,创设一些学生熟悉的情景让学生去领悟吗?学生的生活肯定也会遇到种种的挫折、失败,教师只要多走近他们的内心世界,倾听他们的心声,就定能引导他们正确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树立积极健康、乐观向上的人生观。果真如此,则我们教学目标的达成就不再是可望不可及了。
       教学目标是课堂的灵魂,是一切教学活动的方向和归宿,切切不可等闲视之。以上几点是笔者通过观察发现存在于自己或身边同事之间的问题,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批评指正!


咨询:0728-5258388  /  13507220914 (中学部王老师)  /  13545939711 (小学部魏老师)
邮箱:2405426180@qq.com
地址:湖北省天门市天宜学校(天门市高新园熊河大道6号,天门中学正南400米)
Copyright 2008-2022 湖北省天门市天宜学校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宜昌五环网络
鄂ICP备20001171号-1   鄂公网安备42900602000228号